湖北襄阳秦咀水库竟成私人鱼塘 万亩良田望水喊渴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)this.width=500\” src=upload/news/n2013082108003217.jpg>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)this.width=500\” src=upload/news/2013082108003789.jpg>
坝中坝将水域分割芝麻全部干旱枯死,王海荣望着一塘清水不能灌溉

  记者 高东起 通讯员 襄纪宣

  一边是碧波荡漾的私人鱼塘,一边是干旱皲裂的万亩农田,3000户农民无奈望水兴叹。

  连续第四年遭遇大旱,襄阳市自5月以来投入巨大人力物力应对旱情,可东津新区承担10余个村万亩农田灌溉任务的秦咀水库,却被承包人违规筑起6座“坝中坝”分割成鱼塘,听任下游旱魔肆虐却不予放水救急。

  眼睁睁看着农作物旱死,村民不断求告政府,襄阳市市长亲赴现场督办,纪委迅速介入调查。

  目前,6名责任人受处分,其中负直接责任的襄州区水利局渔政站副主任李万根(秦咀水库原主任)被撤职。当地已采取紧急抽水措施保证农田灌溉,并承诺今年10月份全部拆除水库“坝中坝”。

  探访&nbsp“坝中坝”宽似马路可跑汽车

  昨日中午,烈日当头,炙烤着大地。

  58岁的农民王海荣,站在秦咀水库旁的芝麻地里,望着远处水库里碧波荡漾的清水长叹:“看着水就是不能用,庄稼都旱死了!”

  王海荣是襄州区峪山镇熊湾村8组人,家里种了13亩地,有黄豆、芝麻、棉花等,大旱之下面临绝收。

  襄阳连续四年遭受旱灾,襄州区有60多万亩农作物遭受旱灾,是旱情最重地区。水利防汛部门积极找水全力抗旱,而负责灌溉的秦咀水库内有水却放不出来。

  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秦咀水库横跨襄州区峪山镇熊湾村和东津新区东津镇秦咀村,原主管单位是襄州区水利局,下设秦咀水库管理处,去年水库划归东津新区管辖。多年来,秦咀水库是下游10个村万亩农田的水利命脉。可从2011年起,水库被承包,且违规建起“坝中坝”拦水养鱼,从此无法正常灌溉。

  记者走进库区看到,靠近大坝的取水口已干涸见底,水库里筑起6个“坝中坝”,形成八九块鱼塘,总水面达1400多亩声。大鱼塘水面有数百亩,一旁停泊着小船,晒着渔网。“坝中坝”宽和高约6米,上面可行汽车。有的坝上干脆建起房子,住人照看鱼塘。走进一排平房,其中两间堆放着鱼饲料,另外两间是宿舍。去年来此打工的老陈,正在切菜做饭,问及鱼塘和灌溉之事,他三缄其口。

  秦咀村和熊湾村干部介绍,保守估计今年每亩减产500斤,总损失在600万元左右。

  调查&nbsp原主任违规转包&nbsp水利部门执法不力

  是谁在肩负灌溉重担的水库里筑坝养鱼?当地水利部门为何不见行动?

  记者调查获悉,2005年,襄州区水利局引进襄樊襄厦源水产有限公司(简称襄厦源公司),安排原秦咀水库管理处主任李万根,与该公司签订秦咀水库综合开发合同,将水面水产养殖经营权、旅游经营权交该公司。襄厦源公司前5年每年上交20万承包费,中间5年每年上交24万元,后5年每年上交28万元。

  2007年6月20日,李万根擅自与峪山镇村民范顺芬签订《秦咀水库库区内谢滩荒岛休闲、垂钓开发合同》,将谢滩荒岛经营权与水库水面经营权分离。将约100亩荒岛给其经营50年,每年上交300元。

  2010年10月11日,李万根与襄厦源公司又将秦咀水库水面经营权转包给裴正荣。

  不想此后,7000亩的水库开始被分割成鱼塘。

  2007年年底,范顺芬的爱人张教华在岛上推了大小4个鱼池。2011年6月,裴正荣的老公私自组织人员在水库内筑坝,水利局执法人员赶到制止时,200米长的大坝已经筑起,分割水面300亩左右。执法人员要求限期拆除,但裴正荣置若罔闻。

  执法人员还联系了法院行政庭、派出所民警,多次到现场宣传政策法规,但承包人不仅不听,反而变本加厉,日夜加班加快筑坝进度。一条条大坝拔地而起,严重破坏了库区水面的完整性,对水库防汛、泄洪、蓄水构成严重威胁。然而,执法依旧苍白无力。

  2011年12月,因水库内拦汊筑坝问题,襄州区水利局将李万根调整到渔政站任副主任进行降职处理。

  但6座“坝中坝”一直挺立在水库中。

  告急&nbsp农民五度求助&nbsp市长现场督办

  3年来,秦咀村和熊湾村干部多次向上级反映“坝中坝”阻断了农田的救命水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

  今年再遇干旱,农田灌溉用水矛盾再次爆发。村民先后5次到襄阳市政府反映情况。

  7月11日,襄阳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,要求由该市水利局对水库原承包人下达清障通知书,可“坝中坝”仍然坚固依旧。

  7月26日晚,襄阳市举行市民问政,秦咀水库“坝中坝”的问题再次摆上台面。襄阳市水利局局长邹洪成现场表示,“坝中坝”绝不允许存在。襄阳市政协常委、行评督察员杨昌红现场表示,3000户农民,万亩良田守着水库没水用,群众利益情何以堪。水利部门3年来查处违法执法不力,法律威严情何以堪。水利部门没有处理好秦咀水库违法建设问题,是因为把部门利益放在前,把大多数群众利益放在后,监管缺位,水利部门怕丢掉了自己的利益。

  7月31日下午,襄阳市市长别必雄就亲赴秦咀水库现场督办。别必雄说,水库承包人未经批准擅自建起“坝中坝”,为了一己私利而损害了公共利益。他要求市纪委立即介入调查,彻查水库的承包、转包、违建全过程,以及相关人员的渎职、失职问题。市水利局作为行政执法主体,要对水库承包人下达清障通知书,限期自行拆除,逾期不拆除,要依法实施强拆。

  问责&nbsp6名官员受处分10月清除“坝中坝”

  襄阳市纪委、监察局迅速介入调查,6名相关责任人受到处分。

  调查组查明,李万根在任秦咀水库书记、主任期间,擅自将荒岛开发权从原合同中剥离,转移给范顺芬,并违规将合同承包期限延长为50年;对承包者违法筑坝缺乏监督、制止不力,负直接责任。

  孟群武任襄州区水利局党组成员、防办副主任,对水库管理不严,督促不力,未能有效制止筑坝行为,负主要领导责任。

  乔自成作为襄州区水利局分管行政执法的副局长,李文福在任襄州区水利局水利执法大队长期间,两人监管不及时,措施不得力,导致筑坝行为没有得到及时遏止。

  田水中在任局党组书记、局长期间,对下属管理不严,监管不力,以致对秦咀水库负责人违规变更承包合同、违规分解合同、擅自延长承包年限长期不知情;对库区内违法筑坝拦汊督办不力、协调不到位,导致违法行为长期得不到解决,应负重要领导责任。

  杨全红身为秦咀水库书记、主任,在上任后,未能认真吸取前任主任教训,对违法行为处置不到位;在干旱时期未能协调好放水工作,化解群众矛盾不力。

  经襄州区纪委和东津新区纪工委研究决定,给予李万根留党察看一年、行政撤职处分;给予李文福党内严重警告处分;给予孟群武党内警告处分;给予乔自成党内警告处分;对田水中进行诫勉谈话;给予杨全红同志记过、党内严重警告处分。

  据了解,襄阳市水利部门已制定清除秦咀水库“坝中坝”执法工作方案,因现在正值汛期不能动工,将于10月份全部拆除。襄州区水利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水利部门在确保秦嘴水库安全运行的前提下,已经从死水位抽水,紧急架设抽水水泵,科学调度灌溉流量,水库下游农田已经喝上“救命水”。同时,对于秦嘴水库灌区现在抽水不能满足的农田,旱情特别严重的村,水利部门已筹集应急资金,通过打机井等方式帮助抗旱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